立足效率,飞书如何进军 B 端市场?

作为拥有抖音、头条等产品的巨头,字节跳动已经在 C 端占据了大量流量,形成了丰富的业务矩阵(www.1666667.com)。而在这家企业快速成长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内部协作工具——飞书正在一步步 “出圈”,驶向 B 端巨大的商业化空间。

2019 年以前,飞书未经推广,凭借良好口碑拥有了近千家头部企业客户;2020 年,包括小米、物美、华润集团等行业头部企业选择了飞书……

10 月 15 日,在 “Hello Future Summit 2020 遇见未来科技峰会” 上,飞书首席商业官吴玮杰分享了字节跳动内部的工作方式以及对未来工作方式的思考。

飞书:与字节跳动全球化扩张相伴而生

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数字产业变革中,新技术也将对未来的工作方式产生深远影响。

2014 年字节跳动的员工数差不多是三四百人,而六年后这支队伍已经壮大到将近 10 万人。作为正在快速迭代的科技公司,字节跳动内部的组织方式和工作方式有何不同?

据吴玮杰介绍,从 2013 年开始,字节跳动推行了 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即目标与关键成果法)的应用方案,这套管理模式被认为适合字节跳动这样的创新性公司。作为一家创新型的公司,字节跳动认为管理知识型组织需要有更多目标的协同,而不仅仅是设定指标。2017 年,字节跳动全公司推广使用了飞书,公司内部的协作统一到了飞书平台上。

飞书的诞生与字节跳动的全球业务扩张有很大关系。2017 年开始,字节跳动开始海外布局。日益庞大的组织架构对企业内部的沟通工具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客户市场的需求变化非常快,这对其内部管理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吴玮杰作为管理者加入字节跳动之后感受到了这种快速变化的挑战:“自从加入了字节跳动,我觉得特别难,每个管理者都特别难。”

随着公司规模和业务范围的扩张,字节跳动的内部沟通协作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这种挑战在企业内部造成了方方面面的压力,例如员工网络的复杂性增加、跨地区跨文化的沟通增加和内部系统数量的增加等等。而当时市面上的工具已经无法满足字节跳动的需求,为了提高内部沟通效率,字节跳动决定自行开发飞书产品。

在 2017 年上线飞书以后,公司效率得到很大提升。以会议时长为例,2017 年字节跳动平均每场会议有 10 个人,每场会平均只开了 23 分钟,也就是说平均每人只需 2 分钟就能沟通完所有工作。

立足效率,定位一站式在线协作平台

据吴玮杰介绍,飞书的产品定位是一站式的在线协作平台。在 IM 基础上,飞书提供了音视频会议、云盘、智能日历、在线协作的文档等等,同时也提供了开放平台,使用户能够基于它去跟业务的系统做集成,快速构建自己的应用。

一般来说,企业服务领域的一些传统软件,设计思路更多是为了满足管理者的需求,产品设计不是从用户角度出发,导致用户体验不佳。而字节跳动已经成功打造出多款 to C 端产品,自身具备的 C 端基因也体现在了飞书中。飞书在很多的细节上,都把用户需求和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从管理层的角度去设计。吴玮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飞书与字节跳动其他产品的联系在于:能够让底层的信息分发效率更加高。我们希望让企业的信息高效流转,上下文之间的信息能够快速分享,从而让员工做出正确的选择,最终加速整个公司的成长。”

在 2019 年以前,飞书并没有在市场推广方面发力,用户增长主要依靠口碑传播等自然增长的方式。依靠良好口碑,有近千家客户主动联系到飞书,希望能让飞书成为公司的全员协作平台。

据吴玮杰介绍,飞书目前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两部分,一类是本身天生是数字弄潮儿的企业,他们对数字化有天然的亲切感,这类企业以互联网公司、高科技公司以及数字媒体公司居多;另一类是传统特大型企业,他们希望做全面的数字化转型,这类企业包括了国内的华润集团和三一集团等,目前华润集团有 40 多万的员工在使用飞书。

目前飞书用户聚集的行业则可以在官网客户案例中一窥端倪。官网显示,飞书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互联网、高科技和新媒体领域的企业。使用飞书的企业不乏小米、我爱我家、多点、新氧、马蜂窝、亚信安全、G7、猎豹移动、货拉拉这些大型科技企业。小米是在今年 5 月开始使用飞书的,此前小米内部沟通使用的是微信和米聊,根据飞书内部员工透露,之所以能撬动小米 2 万名员工使用飞书,是因为 “雷军对飞书很满意,觉得体验很好。”

办公协同市场已成为巨头必争之地

回顾全球企业管理软件的发展史,从财务管理软件、销售管理到人力资源管理软件,每一条赛道都诞生了巨头。

从量和价的角度来看,企业管理需求中的办公协同市场空间都是非常惊人的。未来办公协同软件必然会是 SaaS 化的。根据 T 数据 2019 年 4 月份发布的公开数据,中国使用 SaaS 的企业比例为 6%-8%,每个企业使用 SaaS 的数量为 1.4 个,平均账号单价为每年 147.2 元。 而美国使用 SaaS 的企业比例为 80%,单个企业使用 SaaS 的数量超过 100 个,企业平均账号每年单价 255 美元。

对比之下,中国 SaaS 服务的市场空白还远未被填满。近年来,国内办公协同领域已经吸引了阿里、腾讯、字节跳动、华为等巨头入局。

飞书的行业落地正在加速进行,可以说,2020 年将是飞书商业化元年。吴玮杰表示:“在帮助更多企业升级组织效率这件事儿上,飞书有信心,更有决心。”

钉钉可以借助阿里云的支持,企业微信则能够依靠微信体系流量。对于飞书来说,未来,飞书能多大程度上撬动巨头林立的 B 端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公司名称:上海品服机械制造有限公司